今天是:繁體|無障礙閱讀|微博| 微信

湖北省藥品監督管理局

湖北省發布藥品不良反應、醫療器械不良事件、化妝品不良反應、藥物濫用“四項監測”2018年度工作報告

 

為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藥品安全“四個最嚴”重要指示精神,全面反映藥品、醫療器械、化妝品不良反應/事件、藥物濫用“四項監測”情況,對藥品、醫療器械、化妝品安全風險作出科學評價,回應公眾關切,確保用藥、用械、用妝安全有效,湖北省藥品監督管理局組織湖北省藥品(醫療器械)不良反應監測中心對2018年全省“四項監測”情況進行了匯總分析,分別形成工作報告,現予發布。


2018年度湖北省藥品不良反應/事件監測年度報告

一、藥品不良反應監測工作進展

2018年,省中心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牢固樹立“四個意識”,全面落實“四個最嚴”,扎實推進藥品不良反應監測與評價工作,夯實藥品生產企業主體責任,著力防范藥品潛在的安全風險,各項工作取得新進展:

藥品不良反應信息收集能力進一步增強。2018年收集藥品不良反應/事件報告7.2萬余份,較上年上漲23.14%,每百萬人口平均報告數突破1229份,大多數市州報告數和每百萬人口平均報告數呈不同幅度正增長;新的和嚴重的報告占同期報告數的42.38%,較上年增長58.79%,嚴重報告占同期報告數的15.88%,較上年增長75.06%

藥品風險評價能力進一步提升。以品種項目研究為載體,提高藥品的風險評價能力,開展骨肽注射劑類產品、復方骨肽類產品的安全性評價工作,對該類產品藥品說明書安全性信息提出修訂建議;借助醫療機構、科研院校的力量和優勢,創新評價方法,成功申報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資助項目和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科研項目,為臨床用藥安全和藥品監管提供科學依據。

藥品風險防控手段進一步拓寬。通過日監測、周匯總、季度分析等方法夯實日常監測工作基礎,提高藥品風險信號挖掘;利用預警平臺為抓手,對藥品不良事件聚集性信號及時有效處置,通過開展現場調查,根據調查結果排除了質量風險,及時處置有效控制風險蔓延,進一步保障公眾用藥安全,做到早發現、早應對、早調查、早處置,進一步保障公眾用藥安全。

落實藥品生產企業主體責任進一步加強。通過舉辦企業培訓班,全面推動我省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藥品報告不良反應監測工作的開展;持續啟動藥品生產企業不良反應報告和監測檢查工作,開展現場檢查35家;組織全省各地召開上市許可持有人座談會,查找直報制度落實難點,確保藥品直報制度在我省的正式落地;繼續推進藥品定期安全性更新報告(簡稱:PSUR)工作與省局再注冊工作銜接,督促藥品生產企業進行產品的風險和效益評估。

智慧監測手段進一步優化加強醫療機構哨點建設,提高其信息化水平,在我省多家三甲醫院部署中國醫院藥物警戒系統(CHPS),推薦其成為國家藥品不良反應監測聯盟哨點醫院,對接國家部署CHPS2.0版本,積極探索主動監測模式推廣我省省級哨點醫院CHPS的應用拓展信息共享模式。

二、藥品不良反應/事件報告情況

(一)報告總體情況

1.2018年度藥品不良反應/事件報告情況

2018年,湖北省藥品(醫療器械)不良反應監測中心(以下簡稱:省中心)共收集藥品不良反應/事件報告72344份,較上年增長了23.14%2007年至2018年,累計收集藥品不良反應/事件報告突破已41萬份。詳見表1

 

2.新的和嚴重的藥品不良反應/事件報告情況

2018年,我省收到新的和嚴重的藥品不良反應/事件報告30659份,占同期報告總數的42.38%,與2017年相比增長58.79%。其中新的報告22289,占同期報告總數的30.81%,2017年相比增長54.27%;嚴重報告11489份,占同期報告總數的15.88%,2017年相比增長75.06%。近7年間我省新的和嚴重的報告數構成比持續增長,反映我省不良反應/事件報告總體質量和可利用性不斷提升。詳見圖2

3.每百萬人口平均報告數情況

2018年,我省每百萬人口平均報告數為1229.31份,與2017年相比增長22.44%。每百萬人口平均報告數是衡量藥品監測工作水平的重要指標之一,我省每百萬人口平均報告數的持續增長表明我省藥品不良反應監測工作水平的不斷提高。

4.縣級報告比例情況

2018年,我省藥品不良反應/事件報告縣級報告比例達到100%全覆蓋。

5.報告來源

2018年,我省藥品不良反應/事件報告來源主要為醫療機構,其次為藥品生產企業和藥品經營企業,其他途徑(計生機構、監測機構)也有少量報告。與2017年相比,醫療機構報告占比有所下降,生產企業報告比例上升,其他基本持平。詳見圖3

6.報告人職業

2018年我省藥品不良反應/事件報告的報告人職業主要為醫生,其次為藥師、護士和其他職業,與2017年相比,其他職業(多為藥品生產企業人員)有所上升,主要原因是今年省中心大力推進上市許可持有人直接報告不良反應工作,藥品生產企業的報告數大幅度上升。詳見圖4

7.新增基層機構用戶情況

我省2018年新增基層機構用戶468個,其中新增醫療機構用戶143個,占比30.56%;新增經營企業用戶315個,占比67.31%;新增生產企業用戶10個,占比2.14%。與2017年相比,新增醫療機構和生產企業構成比有所下降,新增經營企業構成比有所上升。詳見圖5

8.患者情況

2018年藥品不良反應/事件報告中,男性患者和女性患者比例為0.79: 1,略低于2017年男女患者比例;仍以中年期、青壯年期及老年期患者為主要人群,其中,14歲以下兒童期患者占比12.11%,青壯年期患者占比25.75%,中年期患者占比36.10%65歲以上老年期患者占比25.14%;年齡不詳者650例,占比0.90%。與2017年相比,除14歲以下兒童期報告比例略有下降外,其他各年齡段報告占比基本穩定。詳見圖6

注:《國際疾病分類》(ICD-9 )編碼分類:以不滿1歲為嬰兒期,1-4歲為幼兒期,5-14歲為少兒期,15-44歲為青壯年期,45 - 64歲為中年期,65歲及其以上為老年期。

9.藥品情況

按藥品類別統計,化學藥62032例次,占比84.62%,涉及1138個品種;中成藥9866例次,占比13.46%,涉及876個品種;生物制品1412例次,占比1.93%,涉及74個品種。詳見圖7

給藥途徑分布中,靜脈滴注給藥和口服給藥依然是2018年藥品不良反應/事件報告的主要給藥途徑,靜脈滴注給藥占比66.47%,口服給藥占比22.30%,其他注射給藥途徑(如:肌內注射、皮下注射等)占6.82%,其他給藥途徑(如:外用,吸入給藥等)占4.41%。與2017年相比,靜脈注射給藥途徑占比有所下降,口服途徑和其他給藥途徑占比有所上升,其他注射途徑占比基本持平詳。見圖8

10.主要累及系統

將藥品不良反應名稱參照《WHO藥品不良反應術語集》按累及器官-系統分類,2018年藥品不良反應/事件報告累及系統損害前3位的分別是皮膚及其附件損害、胃腸損害和全身性損害,前3位之和占比59.47%,累及系統前10位情況與2017年基本一致。詳見圖9

藥品不良反應表現按藥品類別、劑型統計:化學藥品和生物制品注射制劑不良反應表現主要為瘙癢、皮疹、過敏反應、惡心、嘔吐、心慌、胸悶、頭暈、寒戰、骨髓抑制、發熱、呼吸困難、胃腸道反應等;化學藥品和生物制品口服制劑不良反應表現主要為惡心、瘙癢、皮疹、嘔吐、腹瀉、頭暈、頭痛、腹痛、寒戰、過敏反應、肝功能異常、胃腸道反應、錐體外系反應等。中成藥注射制劑不良反應表現主要為瘙癢、皮疹、過敏反應、胸悶、心慌、惡心、呼吸困難、寒戰、嘔吐、頭暈、潮紅、發熱、頭痛等;中成藥口服制劑不良反應表現主要為惡心、腹瀉、嘔吐、皮疹、瘙癢、腹痛、頭暈、胃腸道反應、口干、過敏反應、頭痛、胸悶、便秘、乏力、心慌等。

11.總體報告監測情況分析

2018年我省藥品不良反應/事件報告從品種排名、不良反應累及系統損害、主要不良反應表現與2017年相比無明顯變化。從年齡分布分析,老年期患者不良反應報告比例近5年持續增長,提示隨著老齡化社會的到來,老年人用藥安全性問題不容忽視;從藥品類別分析,化學藥品的抗感染藥及中成藥的理血劑用藥報告數位居前列,提示應加強抗生素和心血管疾病用藥的安全用藥宣傳;從報告劑型和給藥途徑分析,注射給藥途徑特別是中藥注射給藥占比大幅度下降,提示我國對中藥注射劑臨床使用的限制和控制已逐顯成效。

小貼士:關注老年人用藥問題。5年來,我省藥品不良反應/事件報告65歲以上老年患者的不良反應報告比例已連續呈現小幅升高態勢,與我國步入人口老齡化社會的國情密切相關。老年人用藥安全性問題日益突出,生理方面,老年人肝腎功能退化,藥物吸收、分布、代謝和排泄均受影響,不良反應發生率升高;心理方面,老年患者安全用藥常識相對缺乏,用藥依從性較差,容易出現不合理用藥情況,建議臨床上對老年期患者用藥前應進行合理評估,用藥中加強監測,及時發現風險,關注老年人健康。

(二)化學藥品、生物制品監測情況

1.總體情況

2018年藥品不良反應/事件報告涉及化學藥品59693份,占總報告數的82.51%,涉及1138個品種;生物制品1390份,占總報告數的1.92%,涉及74個品種。化學藥品和生物制品嚴重報告10142份,占比88.28%

2.藥品及不良反應情況

化學藥品和生物制品藥品分類排名前5位的分別為抗感染藥(占比49.58%),心血管系統用藥(占比7.18%),電解質、酸堿平衡及營養藥(占比7.07%),消化系統用藥(占比6.76%),腫瘤用藥(占比5.64%)。

按給藥途徑統計,靜脈滴注給藥和口服給藥依然是主要給藥途徑,分別占比68.96%20.57%,其他注射途徑占比7.08%,其他給藥途徑占比3.39%,與2017年相比,靜脈滴注途徑占比均有所下降,口服和其他給藥途徑占比均有所上升,其他注射途徑占比基本持平。

化學藥品和生物制品注射制劑不良反應表現主要為瘙癢、皮疹、過敏反應、惡心、嘔吐、心慌、胸悶、頭暈、寒戰、骨髓抑制、發熱、呼吸困難、胃腸道反應等;口服制劑不良反應表現主要為惡心、瘙癢、皮疹、嘔吐、腹瀉、頭暈、頭痛、腹痛、寒戰、過敏反應、肝功能異常、胃腸道反應、錐體外系反應等。

(三)中成藥監測情況

1.總體情況

2018年藥品不良反應/事件報告涉及中藥9860份,占總報告例次數的13.63%,涉及876個品種,中成藥嚴重報告1347份,占比11.72%

2.藥品及不良反應情況

中成藥報告分類排名前5位的依次為理血劑、補益劑、清熱劑、祛濕劑、開竅劑,嚴重報告前5位是理血劑、補益劑、清熱劑、開竅劑和祛濕劑。

按給藥途徑統計,靜脈滴注途徑占比54.50%,其他注射途徑占比2.35%,口服途徑占比32.90%,其他給藥途徑占比10.25%。與2017年相比,靜脈滴注途徑占比下降13個百分點,口服和其他給藥途徑占比分別上升近9個百分點和4個百分點,其他注射途徑占比基本持平。

中成藥注射制劑不良反應表現主要為瘙癢、皮疹、過敏反應、胸悶、心慌、惡心、呼吸困難、寒戰、嘔吐、頭暈、潮紅、發熱、頭痛等;中成藥口服制劑不良反應表現主要為惡心、腹瀉、嘔吐、皮疹、瘙癢、腹痛、頭暈、胃腸道反應、口干、過敏反應、頭痛、胸悶、便秘、乏力、心慌等。

(四)國家基本藥物監測情況

1.總體情況

2018年全省收集國家基本藥物不良反應/事件病例報告29125份,占2018年總報告數的40.26%,較2017年增長27.43%,嚴重報告4667份,占國家基本藥物總報告數的16.02%;化學藥品和生物制品病例報告25360份,占比87.07%,中成藥病例報告3765份,占比12.93%

2.患者情況

2018年國家基本藥物不良反應/事件病例報告中,男女比例為0.71:1,略低于總體報告性別分布;年齡分布構成比從高到低依次為中年期患者、青壯年期患者、老年期患者及14歲以下兒童。

3.劑型分布

國家基本藥物劑型分布中,注射制劑占比71.70%,口服制劑占比25.20%,其他制劑占比3.10%,與總體報告相比,注射制劑占比下降近2個百分點,口服制劑占比上升近3個百分點。

4.國家基本藥物化學藥品和生物制品情況分析

《國家基本藥物目錄》(2018版)化學藥品和生物制品部分分類共涉及25個類別,約417個(類)品種。2018年我省共收到國家基本藥物化學藥品和生物制品藥品不良反應/事件報告26105例次(懷疑藥品為多個藥品的,按多例報告統計),涉及264個品種,其中嚴重報告4467例次,占國家基本藥物報告例次數的17.11%,涉及198個品種。

按藥品類別統計,排名前5位的分別是抗感染藥,電解質、酸堿平衡及營養藥,消化系統用藥,腫瘤用藥,心血管系統用藥,占國家基本藥物化學藥品和生物制品報告數的81.08%

按累及系統統計,排名前5位的分別是皮膚及其附件損害、胃腸損害、全身性損害、免疫功能紊亂和感染、神經系統損害,前5位累及系統占國家基本藥物化學藥品和生物制品報告例次數的75.43%

不良反應表現主要為瘙癢、皮疹、惡心、過敏反應、嘔吐、心慌、頭暈、寒戰、胸悶、發熱、腹痛等。

5.國家基本藥物中成藥情況分析

《國家基本藥物目錄》(2018版)中成藥部分涉及內科用藥、外科用藥、婦科用藥、眼科用藥、耳鼻喉科用藥、骨傷科用藥6大類,共268個品種。2018年我省共收到國家基本藥物中成藥137個品種不良反應/事件報告3725例次,其中嚴重報告543例次,占基本藥物嚴重報告例次數的14.58%,涉及39個品種。

國家基本藥物中成藥分類主要以內科用藥、骨傷科用藥和婦科用藥為主,其中內科用藥報告數占總報告數的80%以上,內科用藥占比較大可能與內科用藥臨床使用量大有關,且基本藥物目錄里中藥注射劑都為內科用藥。內科用藥排名前3位的分別是祛瘀劑、溫里劑和開竅劑。

按累及系統統計,累及系統排名前5位分別皮膚及其附件損害、胃腸損害、免疫功能紊亂和感染、全身性損害和心血管系統損害,前5位占國家基本藥物中成藥總報告例次的76.65%

國家基本藥物中成藥不良反應主要表現為瘙癢、皮疹、過敏反應、惡心、心慌、胸悶、嘔吐、腹瀉、頭暈、腹痛等。

6.監測情況分析

本年度我省國家基本藥物不良反應/事件安全狀況平穩,患者性別、年齡、藥品劑型分布與去年相比無顯著變化。化學藥品和生物制品分類中主要涉及抗感染藥,電解質、酸堿平衡及營養藥、消化系統用藥,其中電解質、酸堿平衡及營養藥的報告占比較去年同期上升近5個百分點。中成藥主要以內科用藥、骨傷科用藥和婦科用藥為主,其中內科用藥報告數占總報告數的80%以上,內科用藥中主要為祛瘀劑、溫里劑和開竅劑,代表品種為參麥注射液、血塞通注射劑和清開靈注射液,都為中藥注射劑。

(五)抗感染藥監測情況

抗感染藥是臨床應用最為廣泛的藥品類別之一,其不良反應/事件報告數量一直居于首位,倡導抗感染藥的合理使用已成為全社會的廣泛共識。2018年我省收到抗感染藥物不良反應/事件病例報告30291份,占2018年總體報告的45.87%;嚴重報告4146份,占抗感染藥的13.69%。與2017年相比,抗感染藥報告數增長12.77%、嚴重報告增長62.4%

1.患者情況

2018年抗感染藥藥品不良反應/事件病例報告中,男女比例為0.79:1,與總體報告一致。年齡分布中,構成比從高到低依次為中年期、青壯年期、老年期和14周歲以下患者,與總體病例報告年齡分布相比,青壯年期患者和14周歲以下兒童的報告占比有所增加,特別是兒童用藥占比上升了約6個百分點。

2.藥品情況

2018年抗感染藥不良反應/事件病例報告涉及9大類抗感染藥,抗生素報告居首位,其次是合成抗菌藥、抗病毒藥、天然來源抗感染藥、抗分枝桿菌藥、抗真菌藥、抗寄生蟲藥、其他抗感染藥和消毒防腐藥。其中,抗生素排名前5位的是頭孢菌素類、β-內酰胺酶抑制藥、青霉素類、大環內酯類和林可霉素類;合成抗菌藥主要是喹諾酮類和硝基咪唑類。品種分布排名前10位的注射制劑品種主要集中在頭孢菌素類,口服制劑主要集中在抗生素和抗結核病藥。嚴重報告注射制劑排名前10位的品種仍然集中在抗頭孢菌素類和喹諾酮類,口服制劑主要為抗結核病藥。

劑型分布中,注射制劑占87.73%,口服制劑占10.09%,其他劑型占2.18%,與總體報告相比,注射制劑占比大幅度上升,與2017年相比,抗感染藥注射制劑和抗感染藥嚴重報告注射制劑占比均有所下降,口服制劑占比有所上升。

3.累及器官系統及不良反應情況

2018年抗感染藥累及系統前5位分別是皮膚及其附件損害、胃腸損害、免疫功能紊亂和感染、全身性損害、神經系統損害。累及系統情況與2017年相比排名無變化,占比略有變化。抗感染藥的不良反應表現主要有瘙癢、皮疹、過敏反應、惡心、嘔吐、心慌、胸悶、頭暈、胃腸道反應、腹痛等。

4.  監測情況分析

2018年全省抗感染藥不良反應/事件病例報告較去年同期增長12.77%,嚴重報告增長62.40%,增幅均低于2018年總體報告水平。抗感染藥總體報告和嚴重報告藥品分類主要為頭孢菌素類、喹諾酮類和是β-內酰胺酶抑制藥,注射制劑代表藥品為頭孢曲松、左氧氟沙星和頭孢哌酮舒巴坦,與這些藥品臨床應用廣泛有關,口服制劑主要集中在抗菌藥和抗結核病藥。累及系統損害主要集中在皮膚及其附件損害、胃腸損害和免疫功能紊亂和感染,不良反應表現以過敏反應及胃腸道反應為主要特征;年齡分布中,14周歲以下兒童報告占比有所增長,提示臨床用藥應警惕兒童抗生素濫用的風險。劑型分布中,注射制劑及嚴重報告注射制劑占比呈現持續下降趨勢,反映我國對抗感染藥濫用的管理措施取得一定成效,但注射劑嚴重不良反應及不合理用藥風險仍需警惕。

小貼士:警惕抗感染藥的用藥安全。抗感染藥物是臨床治療中常用的必需藥品,臨床使用量大,注射劑品種較多,導致抗感染藥的不良反應報告數量一直居各類藥物之首,抗感染藥的過度使用、長期大量使用、不合理使用導致的毒副作用和細菌耐藥日趨嚴重,已成為嚴重的公共衛生問題,加強抗感染藥的合理使用和宣傳,保障公眾的生命安全,仍需我們繼續努力。

(六)注射劑監測情況

1.化學藥品注射劑不良反應/事件報告監測情況

1)總體情況

2018年全省收集化學藥品注射劑藥品不良反應/事件報告45314份,占總報告數的62.64%,其中嚴重報告7947份,占嚴重報告數的69.17%。與2017年相比,化學藥品注射劑數量同期增長15.86%,嚴重報告同期增長67.76%

2)藥品情況

2018年化學藥品注射劑報告排名前5位的類別分別是抗感染藥(57.18%),電解質、酸堿平衡及營養藥(8.55%),腫瘤用藥(6.89%),神經系統用藥(5.49%)和心血管系統用藥(5.29%),占化學藥品報告數的83.40%

3)累及系統及不良反應

化學藥品注射劑報告累及系統排名前5位的分別是皮膚及其附件損害、胃腸損害、全身性損害、免疫功能紊亂和感染和神經系統損害。不良反應表現主要有瘙癢、皮疹、過敏反應、惡心、嘔吐、心慌、胸悶、頭暈、寒戰、骨髓抑制、呼吸困難、胃腸道反應、頭痛、腹痛、發熱等。

4)用藥單位情況

對用藥單位情況進行分析,化學藥品注射劑嚴重報告主要來自于三級醫院,占比為34.20%,與大型醫院就診人數成正相關,其次為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含一級醫院、社區衛生服務中心、衛生院、衛生所等),占比27.83%,二級醫院,占比為20.61%

2.中藥注射劑不良反應/事件報告監測情況

1)總體情況

2018年全省收集中藥注射劑不良反應/事件報告5597份,其中嚴重報告1146份,占比20.48%。與2017年相比,中藥注射劑數量同期下降5.81%,中藥嚴重報告同期增長34.51%

2)藥品情況

中藥注射劑排名居前的類別分別是理血劑、補益劑、開竅劑、清熱劑、祛

痰劑,占中藥注射劑的85%以上。

3)累及系統及不良反應

中藥注射劑報告累及系統排名前5位的分別是皮膚及其附件損害、全身性損害、免疫功能紊亂和感染、心血管系統損害和胃腸損害,前5位共占比75.05%。不良反應表現主要有瘙癢、皮疹、過敏反應、胸悶、心慌、惡心、呼吸困難、寒戰、嘔吐、頭暈、潮紅、發熱、頭痛等。

4)用藥單位情況

2018年中藥注射劑嚴重報告主要來源于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含一級醫院、

社區衛生服務中心、衛生院、衛生所、診所等)和二級醫院上報,分別占比為35.22%26.82%,其中基層醫療衛生機構中鄉(鎮)衛生院的報告構成比最為突出。

3.監測情況分析

2017年相比,化學藥品注射劑報告增長15.86%、嚴重報告增長67.76%

化學藥品注射劑報告主要為抗感染藥,電解質、酸堿平衡及營養藥和抗腫瘤用藥,嚴重報告排名前10位的藥品主要為抗感染藥和抗腫瘤用藥;累及系統以全身性損害、皮膚及其附件損害為主;從不良反應表現看,出現骨髓抑制、過敏性休克等嚴重反應的頻率較高,此提示臨床用藥過程中應加強抗腫瘤藥引起骨髓抑制、注射劑引起過敏性休克的監測。中藥注射劑報告下降5.81%,嚴重報告同期增長34.51%,在總體報告大幅度增長的背景下,中藥注射劑報告為負增長,與監管部門在安全用藥的宣傳與培訓方面取得成效、公眾逐漸意識到中藥注射劑的用藥風險有關;從用藥單位情況來看,注射劑在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的報告構成比較高,此提示基層醫療衛生機構應加強注射劑的安全使用。

小貼士:關注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的注射劑安全用藥問題。層醫療衛生機構由于醫療資源和技術水平的不足,其用藥安全問題一直值得關注,特別是抗生素濫用、中藥注射劑的不合理用藥等現象。中藥注射劑的安全性問題已經成為社會共識,在很多大型醫院已限量使用,但是基層醫療機構中藥注射劑的用藥風險依舊嚴峻,其嚴重報告在鄉()衛生院的構成比較為顯著。相對于口服劑型,注射劑更容易發生不良反應。合理給藥途徑應積極倡導,需遵循“能口服不注射,能肌注不靜注”的原則,同時加強藥品不良反應監測、風險控制與合理用藥宣傳。

三、有關說明
(一)本年度報告中的數據來源于國家藥品不良反應監測數據庫中20181

1日至20181231日我省上報的數據。

(二)與大多數國家一樣,我省藥品不良反應報告是通過自發報告系統收集并錄入到數據庫中的,也存在自發報告系統的的局限性,如漏報、填寫不規范、信息不完善、無法計算不良反應發生率等。

(三)每種藥品不良反應/事件報告的數量受到該藥品的使用量和該藥品不良反應發生率等諸多因素的影響,故藥品不良反應/事件報告數量的多少不直接代表藥品不良反應發生率的高低或者嚴重程度。 

(四)本年度報告完成時,其中一些嚴重報告、死亡報告尚在調查和評價的過程中,所有統計結果均為數據收集情況的真實反映,有些問題并不代表最終的評價結果。


2018年湖北省醫療器械不良事件監測年度報告

一、醫療器械不良事件報告概況

(一)    報告數量情況

2018年,湖北中心共收到《可疑醫療器械不良事件報告表》17394份,與2017年相比增長了23.49%,退回報告458份,占全年總數的2.63%。合格報告16936份。

2010年至2018年,湖北中心收到《可疑醫療器械不良事件報告表》的數量呈逐年上升趨勢(圖1)。

(二)    死亡及嚴重傷害事件報告情況

2018年,湖北中心共收到死亡及嚴重傷害事件報告2979份,占報告總數的17.59%,較2017年增長了23.71%(圖2)。

(三)    每百萬人口平均報告數量情況

2018年,我省每百萬人口平均可疑醫療器械不良事件報告數為295.6份,與2017年相比增長22.79%

(四)    注冊基層用戶數量情況

截止20181231日,全省醫療器械不良事件監測在線使用基層用戶7766家。其中,醫療機構3413家,占用戶總數的43.9%;生產企業632家,占用戶總數的8.1%;經營企業3691家,占用戶總數的47.5%;計生機構30家,占用戶總數的0.4%(圖3)。

(五)    各市州報告縣級覆蓋率情況

2018年,全省可疑醫療器械不良事件報告的縣級覆蓋率為99.10%

二、醫療器械不良事件報告統計分析

(一)按報告來源統計分析

2018年,全省上報的可疑醫療器械不良事件報告中,來自使用單位的報告有14205份,占報告總數的83.87%,為報告的主體;排除個人上報數據后,來自生產企業的報告697份,占報告總數的4.12%。生產企業上報數量和百分比與去年(210份,1.53%)相比均有所提高,說明生產企業對醫療器械不良事件的重視程度有提高,但監測報告的主動性、履行職責的自覺性亟需提高,企業主體責任需進一步落實(圖4)。

(二)按不良事件后果統計分析

2018年,全省上報的可疑醫療器械不良事件報告中,事件后果為死亡的報告0份,危及生命的報告76份,機體功能結構永久性損傷的報告5份,可能導致機體功能結構永久性損傷的報告696份,需要內、外科治療避免上述永久損傷的報告2202份,其它的報告13957份(圖5)。

 

(三)按涉及操作人員和使用場所統計分析

2018年,全省上報的可疑醫療器械不良事件報告中,69.89%的報告所涉及的醫療器械是由專業人員操作的,7.91%的報告所涉及的醫療器械是由患者自己操作的(圖6)。

使用場所為醫療機構的占72.04%;使用場所為家庭的占11.54%;使用場所為其他的占2.70%,提示醫療器械的使用場所以醫療機構為主,逐漸呈現多元化的趨勢(圖7)。

三、醫療器械不良事件重點監測情況

我省承擔“臭氧治療儀”、“α-氰基丙烯酸酯類醫用粘合劑”和“氦氖激光治療機”等3個醫療器械不良事件重點監測品種。確定了三個品種共17家醫療器械上市許可持有人作為醫療器械不良事件重點監測哨點(以下簡稱:哨點企業),30家醫療機構作為醫療器械不良事件重點監測哨點(以下簡稱:哨點醫院)。

湖北中心組織醫療器械重點監測培訓班,組織重點監測座談會,向國家中心督導組匯報我省重點監測工作開展的相關情況,組織哨點企業和哨點醫院召開全省“十三五”期間醫療器械不良事件重點監測工作座談會。2018年湖北省醫療器械不良事件重點監測系統上線。2018年系統共收集臭氧治療儀報告19736份(其中發生不良事件14份),氦氖激光治療機報告5883份(其中發生不良事件7份),α-氰基丙烯酸酯類醫用粘合劑報告1120份(其中發生不良事件2份)。

四、監測能力培養及系統建設

2018年,湖北中心組織了全省三級醫院藥品醫療器械安全性監測培訓班、湖北省中國醫院藥物警戒系統培訓班、醫療器械不良事件風險信號研討班、湖北省“十三五”期間醫療器械不良事件重點監測培訓班和座談會等數個培訓及會議。召開醫療器械上市許可持有人醫療器械不良事件直接報告系統培訓會,落實新舊系統的銜接上線工作。


2018年湖北省化妝品不良反應監測年度報告

一、化妝品不良反應監測趨勢綜合分析

全省共收到4107份化妝品不良反應監測報告,報告單位類型涵蓋了醫療機構、生產企業、經營企業、大學校園和個人,監測范圍擴大,表明我省化妝品不良反應監測工作有所提高。

在報告來源構成方面,醫療機構依然是報告的主要來源,報告比例62.84%,化妝品生產企業報告比例處于低位,占比不到1%,對上報監測報告有很多顧慮,報告積極性不夠。

2017年、2016年相比,化妝品不良反應監測報告數量增長較快,達到了百萬人口報告數72份。

患者年齡主要集中在21-40歲年齡段,其中尤以21-30歲年齡段居多,男女比例約為1:14.5,這主要與化妝品使用人群分布情況有關。

目前我省化妝品不良反應監測工作尚處于起步階段,不良反應報告涉及化妝品品牌及品種也比較分散,未發現聚集性風險品種。特殊用途化妝品中,不良反應排名前三位的分別為祛斑類、防曬類、染發類;非特殊用途化妝品中,護膚類化妝品面霜、面膜、乳液類占比較高。

二、化妝品不良反應/事件報告情況

(一)報告總體情況

2018年我省共收到化妝品不良反應報告表4107份,與2017年同期相比,增長22.32%。與2016年相比,增長982.5%(見圖1-1)。2018年全省平均每百萬人口報告表數72份。不良反應嚴重程度主要集中在一般病例,共計4095份,嚴重病例12份,激素性依賴皮炎73例,無群體事件報告。

(二)報告來源情況

2018年全省醫療機構上報比例有了較大的提高。2017年醫療機構上報1639份,占報告總數的51%,而2018年醫療機構上報2581份,占報告總數的62.84%2018年個人上報722份,經營企業上報686份,生產企業上報30份,其他88份報告來自大學校園和藥品監管機構的投訴舉報中心。(見圖2

(二)注冊基層用戶數量及報告覆蓋率情況

2018年全省地市上報不良反應報告覆蓋率已經達到100%。目前系統中注冊用戶729個,較2017年上升了22.36%。其中生產企業25家,經營企業181家,醫療衛生機構252家,監測機構269家。同2017年哨點監測情況相比,生產企業增加3家,醫療衛生機構增加45家。2018年報告醫療機構上報監測報告240家,占已注冊的醫療機構覆蓋率為95.23%;生產企業已經開始上報監測報告有15家,僅占全省生產企業覆蓋率為21.13%;經營企業上報監測報告有120家,占已注冊的經營企業覆蓋率為66.29%(見圖3)

(四)患者情況

1.患者性別分布

2018年全省共收到4107份化妝品不良反應報告,其中男性患者共有240例,占5.84%;女性患者共有3867例,占94.16%。女性患者數量遠高于男性患者。(見圖4

   

2.患者年齡分布

2018年,最小年齡在1歲以下,最大年齡80歲,主要集中在21-40歲年齡段,該年齡段報告占總數的51.57%,其中尤以21-30歲年齡段報告居多。年齡不詳者1020份,占報告總數的24.84%,報告的完整性較差。(見圖5

(五)信息情況

1.初步診斷情況統計分析

2018年,化妝品不良反應的初步判定主要為化妝品接觸性皮炎,共有3516例次,占報告總數的83.44%,主要表現為紅斑、丘疹、水腫;其次是化妝品痤瘡,占報告總數的2.23%;然后是化妝品蕁麻疹和化妝品光感性皮炎,占報告總數的4.1%。(見表1

1化妝品不良反應初步診斷情況統計表

初步判斷

報告

構成比

化妝品接觸性皮炎

3516

83.44%

其他

181

4.3%

化妝品痤瘡

94

2.23%

化妝品蕁麻疹

87

2.06%

化妝品光感性皮炎

86

2.04%

化妝品毛發損害

80

1.9%

激素依賴性皮炎

73

1.73%

化妝品唇炎

46

1.09%

化妝品皮膚色素異常

41

0.97%

化妝品甲損害

10

0.24%

合計

4214例次

100%

2.產品類別情況統計分析

2018年,化妝品不良反應報告涉及化妝品的產品類別共計4173例次,其中特殊用途化妝品的報告有460例次,占報告總數的11.02%;涉及普通用途化妝品的報告有3713例次,占報告總數的88.98%。(同一個患者可能會同時使用多個產品,因此產品類別總數多于報告表總數。),見表2-2

2涉及產品類別情況

一級分類

二級分類

例次

構成比

特殊

防曬類

142

3.33%

染發類

116

2.78%

祛斑類

102

2.44%

美乳類

42

1.01%

健美類

20

0.48%

除臭類

14

0.34%

燙發類

12

0.29%

脫毛類

9

0.22%

育發類

3

0.07%

小計

460例次

11.02%

特殊用途化妝品不良反應報告,排名前3位的分別是防曬類、染發類、祛斑類,共360例次,占特殊用途化妝品報告的78.26%

3涉及產品類別情況

一級分類

二級分類

例次

構成比

普通

護膚類

3255

78.00%

美容修飾類

328

7.86%

發用類

123

2.95%

香水類

7

0.17%

合計

 

3713例次

88.98%

非特殊用途化妝品不良反應報告,以護膚類面霜、面膜、乳液、化妝水類為主,共3255例次,占非特殊用途化妝品報告總數的87.66%

3.產品來源情況統計分析

2018年收集的報告主要獲得途徑來源于商場 ,其次是網購。見表4

4產品來源情況統計表

產品來源

例次

構成比

美容美發機構

246

5.9%

網購

1172

28.09%

未填寫

998

23.92%

商場

1271

30.46%

其他

486

11.65%

合計

4173

100%

三、有關說明

(一)本年度報告中的數據來源于國家化妝品不良反應監測數據庫中201811日至20181231日我省上報的數據。

(二)與大多數國家一樣,我省化妝品不良反應報告是通過自發報告系統收集并錄入到數據庫中的,也存在自發報告系統的局限性,如漏報、填寫不規范、信息不完善、無法計算不良反應發生率等。

(三)本報告為內部資料,僅旨在為藥品監督管理部門提供技術參考,不作為醫療事故、醫療訴訟和處理化妝品質量事故的依據。


2018年湖北省藥物濫用監測年度報告

一、藥物濫用監測報告情況

  (一)報告總體情況

   1. 2018年度藥物濫用監測報告情況

2018年湖北省共收集藥物濫用監測調查表11919份,較上年增長5.3%。省中心自2006年開始,到20181231日累計收集藥物濫用監測報告突破19萬份。詳見圖1和圖2

     

    

   2018年全省參與填報監測報告戒毒康復機構有155家,包括:公安強制隔離戒毒所6家,提交報表3089份(占25.92%);司法強制隔離戒毒所8家,提交報表4096(34.37%);自愿戒毒醫院14家,提交報表1640份(占13.76%);醫院3家,提交報表530份(占4.45%);美沙酮維持治療門診34家,提交報表268份(占10.64%);禁毒執法機構(看守所及拘留所)90家,提交報表1296份(占10.87%)。見圖3

   

   2.藥物濫用人群變化情況

2018年全省監測數據中,首次戒毒的藥物濫用者5982例,占本年度藥物濫用監測人群的51.95%,同比2017年減少7.67個百分點;復發藥物濫用者5534例,占48.05%

首次戒毒藥物濫用者包括:本年度新發生藥物濫用者561例,占本年度藥物濫用監測人群的4.87%;新發現藥物濫用者5421例,占47.07%

本年度藥物濫用者特征主要為:以男性為主(占84.58%),21~45歲(占75.59%),男、女性藥物濫用濫用者分布最多的年齡段均為20~30歲。初中以下文化程度(占71.58%),無配偶(占57.06%),無業(占63.25%)者為主。

3.濫用藥物種類

2018年全省監測主要濫用藥物達25種。與去年同期相比,合成毒品濫用比例上升0.92%,傳統毒品濫用比例下降0.86%;麻醉藥品濫用比例下降0.71%,精神藥品濫用比例上升0.63%;處方藥及非處方藥的濫用比例與去年同期持平;其他物質濫用較去年同期下降0.01%。比較五年的監測數據,結果顯示:“麻谷丸”成為最主要濫用的物質(藥物),前三位的主要濫用物質(藥物)為“麻谷丸”(占53.75%)、海洛因(占30.57%)、“冰毒”(占26.91%),所占比例與2017年相比,“麻谷丸”上升了4.83個百分點,“冰毒”和海洛因同比分別下降4.72個百分點和0.74個百分點,海洛因與前四年相比所占比例持續下降。濫用的藥物種類中,丁丙諾啡(含丁丙諾啡片/注射液)、甲卡西酮、卡西酮(哈特)、阿普唑侖(佳靜安定)、佐匹克隆、羥考酮(含羥考酮膠囊)、開心水/神仙水等7種藥物未出現在監測數據中,同期新增氯硝西泮、去甲偽麻黃堿、一氧化二氮(笑氣)、麻黃素等4種藥物。

上述各類物質中涉及麻醉藥品、第一類精神藥品、第二類精神藥品、其他處方藥及非處方藥以及其他物質。五年來主要濫用的各類物質構成情況見圖4 

        

   4.藥物濫用人群藥物濫用史

1)初次濫用藥物年齡

2018年藥物濫用人群初次濫用藥物平均年齡為28.57±8.24歲。同時,監測數據顯示,藥物濫用人群初次濫用藥物年齡分布為1563歲。在被調查者中,初次濫用藥物年齡較集中的年齡段為2035歲,占78.9%。與前四年相比較,我省藥物濫用人群初次濫用藥物年齡分布格局無明顯變化。

2)濫用藥物年限

 2018年藥物濫用人群濫用藥物年限平均為8.39±7.13年。≤1年者860例(7.47%);≤5年者3518例(30.55%);≤10年者3175例(27.57%);≤15年者1743(15.14%);25年者1868例(16.22%);>25年者352(3.06%)

 2017年監測數據相比較,濫用藥物年限≤1、≤5年、≤25年者呈逐年下降的趨勢,≤10、≤15>25年呈上升趨勢。詳見圖5

   

5.藥物濫用人群HIV/AIDS感染情況

2018年在填報艾滋病病毒檢測結果的7335例報表中,檢測結果呈陽性者86例(其中35例為海洛因濫用者),注射方式濫用藥物者檢測結果呈陽性者23(其中2例為與他人共用針具)。詳見圖6

      

二、2018年湖北省藥物濫用趨勢綜合分析

  (一)藥物濫用者仍以本省戶籍為主

   2018年全國監測數據顯示,居住于湖北省的11516例藥物濫用者占全國監測數據的4.35%,其中以本省報告為主,占93.21%

本年度我省監測報告的藥物濫用被調查者涉及到全國29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其中主要來自河南省、湖南省、山西省、江西省,四省占外省市戶籍人員的61.4%。新增加的藥物濫用者、海洛因濫用者以及合成毒品濫用者均以我省戶籍為主。

 (二)合成毒品濫用流行趨勢呈迅速增長

合成毒品濫用者,占本年度監測樣本量72.99%2017年相比,合成毒品藥物濫用者所占比例上升0.84個百分點,與2014年、2015年、2016年相比較,分別上升13.38個百分點、4.92個百分點和下降0.28個百分點。2018年監測數據顯示,“麻谷丸”是合成毒品中濫用情況最為嚴重的物質,占73.65%。近年來雖然海洛因濫用趨勢明顯下降,但合成毒品的濫用者呈大幅度增多。青少年是合成毒品濫用的主體人群,在本年度監測樣本14220歲以下青少年藥物濫用者中,合成毒品濫用者占99.3%,大大高于海洛因濫用者2.1%比例,合成毒品濫用平均年齡28.45±8.27歲,20歲以下年齡段占16.41%,最小年齡8歲,提示青少年是進行毒品危害宣傳教育的重點人群。

  (三)新發生藥物濫用人群變化特征

   新發生藥物濫用者主要濫用物質的變化,反映了各個時期的藥物濫用流行趨勢。本年度新發生藥物濫用者非醫療目的使用藥物(包括即時、嘗試性地少量或偶爾的藥物濫用)報告561例。去氧麻黃堿(冰毒)(47.95%)、麻谷丸(冰毒片)(42.25%)、海洛因(12.66%)是新發生藥物濫用者的主要藥物。與2017年相比,2018年新發生藥物濫用人群中,曾經濫用傳統毒品略有增加,濫用合成毒品和醫療用藥品人群有所下降。

近五年,新發生藥物濫用人群曾經濫用醫療用藥品的比例一直保持在較低水平,2018年度醫療用藥品濫用比例有所下降,這可能與加強預防藥物濫用知識宣傳有關;傳統毒品的濫用者比例,仍呈持續緩慢上升趨勢;合成毒品的濫用者比例,由往年上升的趨勢,變化為下降,但仍高于2014年的水平。

   新發生藥物濫用人群中,“冰毒”的濫用比例最高,是海洛因濫用比例的3.8倍;醫療用藥品的濫用比例均較低(≤0.36%)。值得關注的是,苯丙胺(安非他明)是近五年來新發生藥物濫用人群濫用的新增藥物。   

  (四)傳統毒品海洛因仍是主要的濫用物質,但流行趨勢逐年下降

   2018年湖北省監測數據顯示:海洛因仍是我省藥物濫用的主要濫用物質,所占比例為30.57%其中復發海洛因濫用者(2677例,占76.03%),較去年(74.37%)略有上升;新發現的海洛因濫用者(773例,占21.95%),較2017年減少了3.68個百分點;新發生海洛因濫用者(71例,占2.02%),2017年減少了0.4個百分點。女性海洛因濫用者為673例,所占比例為19.11%較去年上升2.12個百分點。

   作為社會弱勢群體的女性、25歲及以下青少年以及新發生藥物濫用者在藥物濫用人群中所占比例是反映藥物濫用嚴重程度的觀察指標,以上數據提示:我省海洛因濫用流行趨勢得到控制,海洛因濫用發生情況呈現衰減態勢,防治工作取得一定成效,但仍需關注新發生藥物濫用人群中低齡人群。

   (五)海洛因與麻谷丸(冰毒片)是我省藥物濫用者最主要濫用的傳統毒品和合成毒品。

2018年度,海洛因與冰毒是我省新發生藥物濫用者主要濫用傳統毒品和合成毒品中各占第一位,所占比例分別為12.66%47.95%,與2017年相比,海洛因濫用比例下降了0.74個百分點,麻谷丸(冰毒片)濫用比例上升了4.83%,去氧麻黃堿(冰毒)下降了4.72%,在合成毒品中排第二位。

  (六)醫療用藥品濫用/使用率仍保持在低位,濫用/使用形勢平穩

醫療用藥品報告濫用者所占比例為0.8 %,其中,值得關注的是精神藥品占醫療用藥品的48.3%

從醫療用藥品濫用/使用者戶籍所在地區分布看,以武漢居多(占28.74%),其它依次是荊州、咸寧、黃石、襄陽、鄂州、孝感、恩施、宜昌、黃岡、荊門、十堰、隨州、仙桃。

被濫用最多的前十種藥品依次為曲馬多、嗎啡、安定、度冷丁、美沙酮口服液、含可待因復方口服液體制劑、舒樂安定、苯丙胺(安非他明)、復方甘草片、去痛片,占全部醫用藥品濫用的88.4%。對前十種藥物濫用原因、使用場所、獲得途徑及濫用方式等進行綜合分析,認為嗎啡、曲馬多、度冷丁、美沙酮口服液可能存在非醫療目的使用問題,安定、含可待因復方口服液體制劑、苯丙胺(安非他明)、氯硝西泮、復方地芬諾酯(小藥片)、三唑侖、復方甘草片、其他止咳藥水可能存在非醫療目的使用又存在醫源性藥物依賴問題。對于出現非醫療目的使用藥的品種,要注意防止流通的環節發生流弊,而對于出現醫源性藥物依賴的品種,要進一步加強臨床合理使用藥物的監督和指導。

 (七)多藥濫用現象依然存在

本年度監測數據中,11.74%的藥物濫用者主要濫用兩種及兩種以上精神活性物質,比2017年減少了1.08%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在藥物濫用者中,醫用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以及非列管的處方藥和非處方藥的使用者占有較高的比例而且都以管制級別較低的第二類精神藥品和比較容易獲得的處方藥、非處方藥為主,如曲馬多、安定和特殊藥品的復方制劑等。多藥濫用,一方面,加大了毒品對身體健康的危害,使戒斷癥狀更嚴重,治療面臨更大挑戰;另一方面,合并濫用/使用醫療用麻精藥品和含麻的處方與非處方制劑,加大了合法途徑獲取的醫療用藥品被非法濫用以及流弊的風險。

 (八)濫用物質獲得途徑與渠道增加

   藥物濫用者濫用物質的主要獲得渠道仍以“同伴”、“黑市”、“電話信息”為主。通過“同伴”獲取濫用物質的海洛因濫用者、合成毒品濫用者、醫用麻精藥品濫用者以及處方藥及非處方藥獲得合并濫用的物質的主要途徑之一。通過“同伴”獲取濫用物質的海洛因濫用者及合成毒品濫用者所占比例分別為75.49%82.76%;通過“黑市”獲取濫用物質的海洛因濫用者及合成毒品濫用者所占比例分別為35.64%23.19%;通過“電話信息”獲取濫用物質的海洛因濫用者及合成毒品濫用者所占比例分別為16.73%29.73%

   年度監測數據顯示,濫用物質的獲得渠道正在發生一些變化。部分藥物濫用者濫用藥品來自網絡購得、便利店小賣部、成人用品店、零售藥店、醫院、個體診所、藥品代理商、車內等,提示該群體可以從正常渠道獲取藥品。應引起注意,聯合多方加強監管。

 (九)藥物濫用高危行為較嚴重,艾滋病感染不容忽視

   根據統計,2018年在采用注射方式的藥物濫用被調查者中,仍有4.9%與他人有過共用注射器的行為。

同時,2018年艾滋病檢測結果陽性者86例(其中35例為海洛因濫用者),注射方式濫用藥物濫用檢測結果呈陽性者23例(其中2例為與他人共用針具)。其中在新發生藥物濫用人群和合成毒品濫用者中均發現有艾滋病病毒感染者。2018年合成毒品藥物濫用者8405例報告中,HIV陽性有55例,占HIV陽性報告總數的63.95%,提示注射吸毒,重復使用及公用針具是注射吸毒人群感染HIV的危險因素,開展針具交換項目有效降低注射吸毒人群共用針具的行為,在預防艾滋病傳播途徑中具有重要作用,其次,新發生藥物濫用人群和合成毒品濫用者中HIV感染狀況等公共衛生問題不容忽視,應加強檢測。

三、我省藥物濫用監測工作總體情況

在線直報單位和報表數量明顯增加。2018年,在各級公安、禁毒、司法、衛生健康委等部門的支持下,我省藥物濫用監測報告數量較2017年增長5.3%,全省藥物濫用監測常規數據連續七年持續穩步增長,藥物濫用監測覆蓋范圍進一步擴大,上報單位155家,新增41家戒毒機構單位,達到六類戒毒康復機構類型。襄陽、恩施、咸寧、鄂州、潛江、荊門、十堰市七轄區實現全部在線上報。

定期通報全省藥物濫用監測情況。每月匯總各市州藥物濫用監測報告情況,定期聯合五部門印發關于全省藥物濫用監測情況的通報等文件,已發通報16次,與有關部門形成了合力,有效推動我省藥物濫用監測工作深入開展。

加強藥物濫用監測業務能力培訓。舉辦全省藥物藥物濫用監測工作培訓班,編寫培訓材料,邀請有關專家專題授課,已對17個市、州、林區藥品監督管理局、公安部門強制隔離戒毒所和監管場所、司法部門強制隔離戒毒所及衛生部門自愿戒毒醫療機構、醫院、藥物維持治療門診等共800余人次進行了業務培訓。召開藥物濫用監測風險分析座談會,結合全省禁毒形勢及存在問題,探討藥物濫用監測風險防控策略,化解藥物濫用監測工作風險,加強各部門溝通交流。

加強我省藥物濫用風險信號監測及評價。做好監測調查表的收集工作和報表的質量控制。加強調查表收集、分析,及時發現濫用風險,做好每季度藥物濫用監測風險信號分析,增強風險管理能力。

加強預防藥物濫用宣傳。組織開展2018年“6.26禁毒日”拒絕藥物濫用集中宣傳展示活動,進校園向學生宣講“拒絕藥物濫用,珍惜健康生命”主題講座,現場還通過展板、海報展示圖片、發放宣傳手冊、專家講座、現場咨詢等形式,提高了學生們的預防藥物濫用的意識,營造了良好濃厚的宣傳氛圍。提高公眾對藥物濫用監測工作的認識,提升公眾合理安全用藥、遠離毒品的安全意識。

按照“十三五”國家藥品安全規劃中任務,開展藥物濫用監測哨點建設工作。完善藥物濫用監測機制,建立監測哨點并開展重點產品監測預警。

主題詞:湖北省 發布 反應 醫療器械 化妝品 監測 2018 年度工作報告 - 點擊收起詳細信息

索  引  號 01104621-5-gk23-2019-000004 文       號
發布機構 湖北省藥品監督管理局 發布日期 2019-09-02
公開范圍 面向社會 公開方式 主動公開
小丑扑克50手电子游艺 排列五走势图500 悟饭游戏厅赚钱 混合过关什么意思 私家车卖什么东西赚钱 中国体育彩票竞彩足球计划表 pk10牛牛棋牌游戏下载 6场半全场tuijian 新疆35选7开奖 养猪游戏赚钱游戏 35选7除3走势图 网络上打字能赚钱吗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dnf银角大王赚钱吗 宝盈娱乐彩票平台是什么套路 必发app 上海时时彩三星走势图